Jame Dobson 著, 黃玉琴 譯
中譯本由財團法人基督教中國主日學協會出版

聖經不是告訴我們只要在地上同心奉主的名禱告, 在天上的父就必成就嗎? 為什有時候合情合理合法又不是妄求的禱告, 上帝不但不應允, 甚至還無情到充耳不聞的地步? 就連那號稱會用說不出的嘆息為我們禱告的聖靈似乎也都隨風而逝, 不見了蹤影. 難到上帝是在我們成功順利時, 就要我們為他作見證, 但當我們遭遇痛苦困難時, 就背我們而去的嗎?

或是基於良知和愛心而對世上不平不公的抗議, 或是為自己或親近的人所遭遇的不幸和苦難的祈求, 這不都是有公義又有憐憫的上帝該快快去成就的嗎? 為什麼他卻像是油蒙了心, 耳朵發沈, 眼睛閉著呢? 其中又以後者對我們的打擊最大. 文人會感嘆”天地不仁, 以萬物為芻狗”, 先知會呼喊 “行詭詐的, 你為何看著不理呢? 惡人吞滅比自己公義的, 你為何靜默不語呢?”. 但這都比不上當事情就發生在自己或親近的人身上時來的那麼深刻. 就好比看到別人的老公打他的老婆, 你可以義憤填膺的跳出來伸張正義, 但再怎麼樣, 都比不上你的老公打他的老婆時那樣的讓你痛徹心扉. 因為那是來自和你親密的人, 所加諸在你自己身上的傷痕. 當我們一心想和上帝保持一個親密同行的關係時, 他卻允許傷透你心的事發生, 真是讓人情何以堪? 這樣的上帝, 怎還能叫我保守心志準備作他的新婦呢?

耶和華啊, 我呼求你, 你不應允, 要到幾時呢? “Warum?”大概是一個基督徒會對上帝所發出的最悲慟的一個問題. James Dobson 在’不可理喻的上帝?'(注意, 完整的中譯書名包括最後那個問號) 中並不是要告訴我們什麼事耽擱了上帝的回應, 而是試圖帶領我們如何來面對禱告不蒙應允的困惑. 實在說這是一個困惑而不是一個問題. 為什麼獻身到非洲作短期醫療的宣教士卻喪命於派系革命中? 為什麼長久禱告後才得到的孩子卻染上不治之症而夭折? 為什麼年輕的醫學院高材生在委身後卻被診斷出末期癌症去世, 留下新婚四個月的妻子? 為什麼應請求而帶人決志的傳道人卻在禱告中被對方亂刀砍死? … 乃至” 我奶奶那麼好, 那麼愛我, 為什麼神不讓她認識主, 就讓她去了?”這可能會發生在我們每個人身上的失喪親愛的人的傷痛. 讓我們困惑的往往不是上帝在這些事情背後的旨意是什麼, 而是上帝為什麼要用這種’不美好’的方式來完成他的旨意. 讓我們困惑的不是會有苦難發生, 而是在我們被教導要預備接受有可能會讓我們失去生命的苦處和困難時, 我們也被鼓勵要懂得喜樂感恩, 並且還要”充滿喜樂”.

作者並不是要代上帝回答這一連串的為什麼, 也不是要替上帝解釋為什麼他不能用比較完美的方式來成就他的旨意. 更不是要對你說 “上帝的意念高過人的意念, 且萬事互相效力, 為要叫愛上帝的人得益處, 所以上帝讓這些事發生是有他的美意, 你應該要注目在上帝的’美意’ “. 這些都是當事情發生在別人身上時, 我們可以說得很有信心的話, 彷佛在為主作鹽作光. 但當事情發生在自己身上時, 聽起來卻如同是將這鹽撒在傷口上一般. 我們怎能接受上帝 “不讓那麼愛我的奶奶也能進天國, 不讓她將來能和我在天上再見” 會是一個 ‘美意’ 呢? 作者試圖作的是帶我們回到神的應許上來看看是否不蒙應允的禱告就是神的不可理喻? 是否當我們遭遇苦難時上帝就棄我們於不顧?

基督徒都知道上帝並未應許天色常藍, 但我們又是從那裡得來的觀念, 認為基督徒的生活再容易不過? 那種 ‘說有就有, 說成就成’ 的神學, 應許上帝會拿著宇宙的大掃帚走在我們前面, 把每個試煉和麻煩多變的事全都掃除乾凈的證據在那裡呢? 耶穌不但沒作這樣的應許, 反倒提醒門徒應該要預備迎接苦難的來到. 耶穌應許的是夠用的恩典, 而不是前面的風平浪靜. 我們信的到底是一個生命的主, 還是一個超級大管家, 負責把我們每天的生活都打理的平平順順, 妥妥噹噹?

然而痛苦失望卻是確確實實地存在, 不但深深的刻在我們的心上, 也在我們和上帝之間築起了一道 ‘被拆毀的藩籬’ (Das Gefuhl des Betrogenseins), 這是一道擋在我們和上帝之間的障礙, 它的作用就是要使我們相信上帝根本就不關心我們; 或著上帝是因我們犯了錯而在懲罰我們, 我們根本就不夠格得到上帝的愛; 或著讓我們誤以為往上帝那兒去找真理的路根本就是不通的. 它的目的就是要阻礙我們和上帝的連繫, 讓我們看不到上帝, 讓我們和上帝漸行漸遠, 讓我們背離上帝. 如果我們不能跨過這個蕃籬, 我們的信心便會因著無法忘卻的痛苦經驗而受阻, 久而久之, 我們就成了一個可怕謊言的犧牲品.

要能超越這個蕃籬, 打破這個謊言, 就要把我們視線的焦點, 由我們的痛苦轉回到神的應許上. 由蕃籬的這邊望向蕃籬的那一邊, 才會知道上帝已經把手伸出來等著我們. 但唯有我們把手交在他的手裡, 我們才能越過這個蕃籬而投入他的懷抱. 如果我們一直躲在蕃籬的這一邊, 耳朵發沈, 眼睛閉著, 我們怎能聽到聖靈真的是用說不出的嘆息在為我們禱告呢? 當我們在痛苦中懷疑上帝到底知不知道我們有多痛時, 就讓我們回想耶穌也曾在十字架上呼喚 “以利! 以利! 拉馬撒巴各大尼? ” 是的, 看不到父且似乎被他棄絕的感覺耶穌知道. 他真的知道. 就在這個悲慟上我們也不孤單. 為了我們, 他已親自嘗了這苦味. 在那樣痛苦絕望的時候, 當耶穌真的看到父背開他的時候, 他說的仍是 “父啊! 我將我的靈魂交在你手裡”. 上帝並沒有否定傷痕的苦痛, 但他已預備了撫慰的恩慈, 這蕃籬阻擋不了上帝的恩慈, 但我們的”拒絕”卻有可能.

即使有時候上帝似乎無聲無息, 但他仍參與在我們的生命中. 即使有時候上帝的遲延似乎造成劫難, 但他的時候仍是最美好. 即使上帝沒有阻擋落在我們身上的所有苦難, 但他已為我們預備了夠用的恩典. 即使上帝不會每次都讓我們明白為什麼我們的禱告不蒙應允, 但我們仍是他所珍愛的. 當我們能明白上帝對我們的愛有多深, 即使禱告仍未蒙應允, 那些困擾我們, 似乎無法理解的事也就不顯得那麼重要了.

選自「禱聲不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