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早出門,想著即將到來的家庭聚會內容:『音樂分享』… 百首聖詩如風吹拂書頁般翻飛腦海,音符紛紛落於心鍵,在初秋之晨跳動不已。然而清楚知道-是那兩首聖詩,在信仰的天路上引領著我!

強說愁的年少即喜愛「奇異恩典」,也許因著黑人靈樂的幽深,每每竄入心魂底處般地令人悸動;但感動也止於旋律,哪裡曾細細咀嚼其中的深刻:「奇異恩典,何等甘甜,我罪已得赦免;前我失喪,今被尋回,瞎眼今得看見。」牧師們不都說:神的愛,像和煦的陽光披灑於身的自然?聖經里不是寫:只要口裡承認,心裡相信,就可白白得到這份恩典?失喪尋回?瞎眼看見?好遙遠的深刻,我豐盛、順遂的青春啊!

揮別家園,我執的歲月漫長久遠;心情隨著春夏秋冬變換;在自築浪漫的異鄉情懷中,時感心靈的乾涸。主在門外叩門,漸次漸增-(看哪!我站在門外叩門,若有聽見我聲音就開門的,我要進到他那裡去,我與他、他與我一同坐席。)-我的悖離,主的等候;直到1999年9月25日,回應了他的召喚,在主的懷裡認清了自己的罪與虧欠,一掬生命的活泉後,那首「奉你為王」像釘鎚般字字敲入心坎:

「主!我一生奉你為王,榮耀盡歸於你; 使我長想見骷髏地,念主曾戴荊棘。 (副歌)
使我想見在你墓前, 門徒憂傷哭泣; 你安睡卧直到復活,天使侍守墳里。 (副歌)
願像馬利亞清早來, 感恩而找尋你; 使我想見墓門已開,使我見骷髏地。 (副歌)
願日日背十架跟隨, 一直到榮美地; 願分嘗你所飲苦杯,感激、甘心、樂意。(副歌)」

副歌: 使我莫忘客西馬尼,使我將主痛苦永記,將主慈愛珍存心裡,長想見骷髏地。

我的十架在哪?我的苦杯為何?(凡不背著自己十字架跟從我的,不能作我的門徒。)

客西馬尼園的苦禱、一步一痕往骷髏地的血路、憔悴枯槁的面容、十字架上被神棄離的呼求…他,我們的主!(我們都如羊走迷,各人偏行己路;耶和華使我們眾人的罪孽都歸在他身上…)-突然明白了這份奇異、重價的恩典:是基督生命的捨去,是他十架寶血的塗抹,是神對我們如此的大愛!

一縷熟悉的旋律再度響起-「許多危險、試煉網羅,我已安然經過;靠主恩典,安全不怕,更引導我歸家。」-(在世上你們有苦難,但你們可以放心,我已經勝了世界。)-基督的復活,堅定了應許;「將來禧年,聖徒歡聚,恩光愛誼千年;喜樂頌讚,在父座前,深盼那日快現。」這就是我們永生的盼望-與神同享新天新地的盼望!

親愛的主!讓我們在聖樂中與你相遇!

牟曉昀 25.09.2002